等待

我等一个人,在春春倾城的日光里,我等一个人,在秋冬黄昏的寂寞里,我等一个人,在四季所有的风月里。步伐匆匆的我,走过无数个路口,多少的春夏秋冬都在眼前落下帷幕,一直就这样走着,走着……期待下一个路口,相信缘分的你会在途中等着我。在这样一个落寞的季节,之身游走在些许冷清的街道上,单薄的身影越发的凸显出,此刻的孤单,耳畔的风轻轻略过,深搜着记忆深处的残影,那些想念却触摸不到的人,大概都只是浮世年华里,最为动听的言语了吧。我不由自主的想着,如果,时光能停留在那场曲未终人未散之时,我又能抓住些什么?是否还会如一颗流星般,来不及等我许下心愿,便匆匆的消失在天际,仿佛他们从来都没有在我的世界里出现过一样,又是否会如一阵清风般,亲吻我的面颊,却从不留下痕迹,只有丝丝的凉意沁入心扉,留下一段让我念念不忘的苍凉之感……那是散了的情吗?还是忘却不了的人吧?不记得是谁说过,念与忘仅在一念之隔,可这张无形之网,却把我生生的隔在了天涯,那双温暖的手,从来都不曾属于我,这颗冰凉的心,有谁来将它捂热?于是,我开始在无尽的忧伤之中流连,深深的无力感与我形影相随,看着路旁的两片落叶,打着旋的凋落在地,我欲问落叶何惆怅,它答,四季交替奈其何。是啊,就犹如流年易逝,人将远行,那些远去的故事,就让他在清风里回旋吧,毕竟在未来的道路上,我们需要需要重装行囊,继续起航,一直都很喜欢深秋的枯木,只因他一直在等待,等待二月在逢春,枝桠茂盛,而我就犹如这深秋的枯木,一直在等待属于我的春天。四季风月,幸福何时归。走过四季所有的风月,只为等一个人,在寒冬飘雪的季节可供我取暖,在孤单落寞之时,能把我紧紧的拥抱在怀里,许我一片晴空暖阳之地,不在让我接纳季节轮回的沧桑,能为我轻轻的擦去眼角的一滴酸涩泪。都说风华的外衣,洗尽了青春的无知,岁月的流逝,亦只不过是让人们书写残缺的流年,那么一个人的遥首倚盼,一个人的灰白的空间,独自谱写着华丽的乐章,又该是一种怎样的孤单?当铅华褪尽后,我苍茫的呼唤,那远在天边的人啊,你可曾听见,你可曾看见?为等一个你,我把“情”之一字,已写到泪流满面,为等一个你,我把相思二字已写到无言,你可曾体会,望穿秋水只为等你,跋涉天涯,只为能在红尘的最深处与你相遇,燃起一把爱的火焰。只身走红尘,渴望有一日的冰风雪雨,能冰冻我内心的所有阴霾,在不接纳秋风扫落叶的凄凉,奢望能遇见一场缤纷的花雨,而后,看你衣袂飘飘的像我走来,凝眸的瞬间,已足够让我有勇气,邀幸福与我一路放歌!时光悠悠,倾尽芳华,独自品味着残缺的旧梦,以至于错失了太多温暖的笑容,人们都说,深秋是收获的季节,而我还在寻找一颗名为希望的种子,与暮春相约,以一诺相许,沾一瓣春的幽香,请你记着,我一直在寻你的路上……走过春夏的倾城,走过秋冬的黄昏,任由那飘零的枫叶,舞动着深夜的幽思,浅浅的蔓延在心头,在无名的忧伤之中,在寂寞开成海的幻境之中,编织着关于未来的一帘幽梦,你可知,在这一帘幽梦里,我的久盼之心,只为等一个相信缘分的人!是的,我一直在等,一直在追逐着我内心渴望的幸福,却又忍不住的在途中左右的彷徨,只因孤独已跟随我太久,太久,久到我把所有的感伤都写在淡淡的文字里,久到我把所有轰轰烈烈的爱情都挥洒在诗行间,于现实而言,我只愿在一份平淡之中,静候一句,我还相信缘分,有此一句,足矣,足矣!我多么想,踏却春风万里行,潇洒一世走红尘,奈何,那份洒脱却从不属于我。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