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不曾忘记

秋风吹过,夹着阵阵寒风。路上,行人寥寥无几,昏暗的灯光悠悠的照着。我拉拉衣襟,快步走向学校……班门刚开,只有数十人。拖着疲惫的身躯瘫坐在座位上,无力的打开书包,继续昨夜的题海战术。“嗖”一阵冷风灌入,不情愿地抬起头,怎么又是他!他是我们的语文老师,那似乎戴了几十年,老掉牙的“厚瓶底”几乎覆盖了他大半个脸,一袭黑色更突出他的严肃。紧接着,变传来他半阴不阳的普通话:“大家好好学!”又是这句……老实说,他讲课真的很一般,甚至有些死板,把本来就无几丝生气的语文课上的更加乏味了。但是,很少有同学对他不敬;很少有同学批判他的课。这不仅仅是因为它是我们的老师,还因为那件事……记得刚升入初中,上他的第一堂课,他就是这身打扮。怀着期待,也掺杂着几多好奇,我直了直身子,全神贯注的望着他……但是,他居然用土话上课!他居然不用普通话!同学们尖叫,起哄,嚷嚷……他感到眩晕,无奈,之后便是失落……他教了那么多年书,今天,居然落到这个局面……或许,时代真的进步的他都有所不适应了……他开始学习普通话。年过半百的他逐字逐句,如刚进学堂的小孩子,是那么专注,那么认真……一次,到他办公室,他忙拉我们到身旁,问这个字应该怎么的读,那个音应该怎么发。又仔细琢磨,默念了好几遍。为了给十四班的同学辅导早读,记忆力逐渐减退的他竟学起了英语……我们都被的打动了。泪,在眼眶中打转,继而,是深深的自责……之后,我们不再故意为难老师,也不在乎他那不标准甚至有点离谱的普通话。我们,已经习惯了他的“普通话”,他那独一无二的“普通话”……但,他终究还是走了,不在带我们。因为他的病,他长年累月积累起来的病。他走那天,大家都哭了。他说了很多,鼓励了我们很多。最后,他终于按萘不住不住了:我们分明看到他湿润的双眼;我们分明听到他的声音在颤抖!他说,艾青有一首诗是这样写的: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,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……现在,他已调往别校,而我们,依旧忙碌,愈来愈忙碌……品着带有些许苦涩的咖啡望着嘀嘀哒哒已指向午夜的闹钟,又想起了他——那一袭黑色,那独特的普通话,还有,他对我们的殷殷期待……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