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层薄薄的雾

雾里花开,静静地站在那层白雾中,视线里,粉色的花瓣把凝固的空气勾出一条条裂痕。穿插中,那一闪而过的白影打碎了这层薄薄的雾,身旁的世界出现了条条裂缝,一块块地坍塌下来,消失、零落……雾气穿过窗户飘进来,缓缓地睁开了眼,走出房门,院子里的松树依旧直射云霄,杏花也继续妖艳着,只是那棵本就不高大的桃树……娇嫩的粉色此时散落了一地,显得犹为狼狈。今年,怕又是无果了吧……自从几年前离开了,这乡村的小屋也荒了下来,所谓城市,也不过如此,只有在这儿,才不会觉得窒息吧。因为这里,有着最熟悉的味道啊!早晨的天气阴凉,这会儿又起雾了,是那种薄薄的,轻得像纱般的雾。古老的院子,还是从前的模样,可是里面的人儿,却都丢下了它,那层薄薄的雾中,似乎有个蹒跚的影儿,她慈祥的笑着,我扑了过去,多想触碰到一丝温暖,哪怕只有一秒。可我接触到得只有冰冷,冰冷的泥土,冰冷的树干,以及冰冷的石桌。抚摸着,回忆着,回忆从前她在时的感觉,她没有多少文化,却独自抚养了三个孩子,几代,才有了我。她烧得一手好菜,常在清晨或傍晚,做一桌可口的糕点,她的步伐早已不稳,却总是慢慢地走到那棵桃树下,和着露水,摘下一只只嫩粉的桃儿,只因我喜欢桃,她将着棵树照养得极好,至少在她离开前,这树都是最为养眼的。她是什么时候走的?记忆中,没有这问题的答案,只记得回来时,这空旷的老屋里,只剩下那棵曾经美丽过的桃树,只剩下那层薄薄的雾。明明那雾的对面就是她的身影,可在这雾中徘徊、旋转,就是无法触及那份熟悉的爱。时间,不会因为一个人的伤心而停下他的脚步,太阳依旧升起,生活依旧继续。可这深深地爱会不会停留?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