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细微之处见变迁

烟波浩渺,巨浪排空。我站在涛涛江水边,俯瞰潮汐万变,变化中,一颗颗细小的水滴中映着几人沧桑的脸庞。 杜子美,自称少陵野老。他曾登上岱宗奇峰,高视苍茫大地:“岱宗夫如何,齐鲁青未了。”英姿勃发,雄心壮志。是他终将凌绝顶的男儿气概。却不知几时后,社事变迁,长安深处,深林小巷,相同的登高时,却是他落寞身影,艰难苦恨繁霜鬓,潦倒新停浊酒杯。我看着诗圣斟酌语句,少时年少轻狂孤寂落寞,一字一字,一步一步细微的变迁。 苏子瞻,自号东坡居士。元丰六年十二日夜,解衣欲睡,欣然起行。月光静,人心盛。被贬时,月光的引人怎能及上悲凉苦楚?他的才情四溢,他的琴棋书画,他的优秀,在遇挫还有这位才子泛着悠悠小舟在赤壁欣然游乐。柳宗元看到静谧雅致的小石潭,却叹其境过清。在茫茫一片的赤壁,“山高月小,水落石出”变化带给他的不是凄凉,不是令人心寒的悄怆幽邃,而是另一种闲情逸致。故国神游,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。我看见东坡泛舟赤壁,旧时英才经纶,老而闲情四起,一首一首,一岁一岁,细微的变迁。 李清照,号易安居士。一声嬉笑,映出绝代佳人,一袭笑靥展出花朝月夕。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是那个神采奕奕,鲜活明媚的易安。又怎料,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。那个易安,经不起事事变迁,她的情感,嘱咐在一字一句中。只恐双溪舴艋舟,载不动,许多愁。我看见易安举杯黄昏后,曾经娇面盛才,却到孤苦彷徨,一年一年,一朝一夕,细微的变化。 江水忽得平静,没有波澜,没有汹涌,涛涛江水已逝,又怎会复西归?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