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晚的月光

今夜全无月光。没有水管的滴水声,也没有钟表的响声,连聒噪的虫鸣也消失于这寂静中。没有母亲的唠叨声,没有父亲的翻书声,也没有哥哥敲打键盘的声音,我静静地坐在黑暗笼罩的窗台上,没有一点动静,没有一丝声音,连呼吸和心跳声都像是不存在。如同一座雕塑,丧失了听觉,停止了呼吸,失去了生命。“唉,停电了。”无奈地摇摇头,掏出打火机,将身边的一根蜡烛点燃。渺小瘦弱的火焰在黑暗中释放出格外耀眼的光芒,我不禁想到了驱散黑暗、赶走阴霾的太阳,从而,又想到了那晚的月亮。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我,默默地游荡在北京郊外的偏僻的小径,身边是孤零零的几棵树,叫不上名字。残月嵌在漆黑的夜幕中发出微不足道到可以忽视的光,何必如此。几只鸟划过无边的夜幕,苏轼好像也遇到过:雀跃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谁见幽人独往来?飘渺孤鸿影。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醒。捡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身边总是喧闹一片,来到这寂静凄凉的地方,仿佛找回了迷失的自我,找到了我的世界。没有闹心的笑骂声,没有烦人的打骂声,安静的世界真是无限美好,让人与大自然融为一体。或许大多数人都是喜欢热闹,都愿意聚成一群,但我更愿意做一个旷野上的独行者。即使我是一个人,但我却拥有自然的宁静和灵性。思绪“啪”的一声被打断,屋里又明亮起来了。我轻轻地将身旁的蜡烛吹灭,视线又移向无边无际的黑色天空。今夜全无月光。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