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盘香肠

数指算算,我和爸妈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回老家看爷爷奶奶了。爸爸总让我给老家打一个电话问候问候,而每次我都不屑一顾。爸爸就说:“你给爷爷奶奶打一个电话,他们就会很高兴的!”而我则常说“作业还没写完呢!”或者“等一会再说!”,而真正过了一会以后,也就忘了这茬了。今年我初三,学习紧张,再加上爸妈的工作异常繁重,老家每年都要寄来的老爸最爱吃的香肠,今年却放了好久都没有吃。直到有一天,爸爸在回家的路上来电话对我说:“儿子,把家里的香肠蒸一截!”我打开袋子,但迎面扑来的不是以往的香味,而是杂着些许异常的味道。我取出一截,对着光端详一番,才发现已经变质。这时,爸爸推门进了家,看见我手上的香肠,说:“咋还不蒸?”“坏了。”我说。“拿来我看看!”老爸接过我手中的香肠,转着看了看,眯起眼睛说:“还没有坏嘛!”说完,径直走向厨房,生火蒸了起来。这怎么可能!我又从袋子里取出一截来看:明显已经坏了嘛!颜色已经发乌了,气味也变了,仔细看,上面还生了些许小白点。“爸爸太固执了。”我想,然后把手里的那截扔了。一会,爸爸喊着“蒸好喽!”,端着切成片的香肠,走到桌前。我先轻轻用手捏起一片,放在嘴里嚼了嚼,“呸呸!”又立刻吐了出来。“真是难以下咽!”我说。爸爸拿着筷子过来了。他坐在桌前,端着一碗饭。他夹起一片香肠,顿了一下——他好像知道这已经变质。接着把香肠放进嘴里,使劲地嚼啊嚼,然后就着一口米饭硬生生地吞了下去。我一直看着爸爸。接下来是第二片,第三片……终于,爸爸好像吃不下去了,端着还剩着几口饭的碗,独自走进了厨房。而我,依然坐在那里没有动。我一直没有说话,因为我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嘴,根本说不出话来。不,我在说话,我在和爸爸的心灵说话。爸爸好像告诉了我些什么……我走向电话,拨通了那熟悉又陌生的奶奶家的号码,“喂,是奶奶吗?我是您孙子呀!……”听到奶奶兴奋过度的声音,我突然发现我很想念奶奶,想吃她亲手做的香肠,哪怕已经变了质……等我挂下电话,才忽然发现,爸爸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后的门框旁,盯着我看,眼里还闪着光,像个小孩子。看着桌上那盘香肠,这就是无声的大爱啊;又看看日历上的“二十四孝图”,想到:“那我也该为爷爷奶奶们做些什么了吧!”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