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月和我

几天后就是我的生日,我感觉父母在精心的准备,父亲在日历上圈出了那一天,母亲不时地问我想要什么礼物,他们都很在意、热情,而我却没有往日的那种渴望的期待了。“算了,生日很平常,用不着给我过,”我沉默了许久才说。“没有必要兴师动众。”我的语气冷漠的让我也感到吃惊。我坐在窗前努力地想,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想什么,我不明白我为什么对自己的生日会如此冷漠,以往我掰着手指算我的生日,想着精美的礼物,想着众人的祝福,现在这些好处依然,然而热情却不存在了,并不是我漠视所谓的好处,而是岁月这个命题将我的热情掩埋在心底。关于岁月,真的很抽象,以我度过十三个春秋的短暂经历无法想象,也不可能想象。只有在对着镜子的时候,看着自己的渐渐成熟的眉宇,沉默的我才感觉到,岁月如流水一样无痕,是无法拒绝的。但无痕却不等于没有经过,它的涓涓流淌已在你的心田刻上了不能磨灭的印迹。那就是,我已经长大,不再有童年,不知愁滋味的自由就要随岁月而去的烦恼让我拒绝生日。岁月如灵魂一样,让我依赖它,缠绕它,没有了它,谁来牵着我冰冷的手走上泥泞的羊肠小道,谁为我指路,谁来温暖我的灵魂?但是躁动的内心渴望摆脱岁月纠缠而真正的独立,精神的独立,我知道这是梦中的幻想,我处在自我裂变的矛盾之中。我觉得人短暂的一生在漫长的岁月中就像一堆小土坡,很矮小的土坡。土坡的这头是婴儿的摇篮,我在里面沉睡,醒来就开始爬,眺望着土坡的顶端,爬到顶端就是死亡,是人生的终极目标。想想,我竟要哭,为失去的童年而哭,为失去的自由而哭。那感觉就像泪水坠落,好像面庞的一滴泪珠,坠落就会粉身碎骨;叶儿飘零,仿佛间就像枝头的最后一片叶儿,恪守着失去的光阴。岁月啊,你让我对人的终极目标产生了恐惧,感到转瞬即是的生命到底为什么……落寞惆怅中随手翻起一本精致的散文,有一句话在我眼前闪过一道亮光,心头不由为之一颤:“岁月是由四季组成的,春天是童年,夏天是青年,秋天是中年,冬天是老年。”是呀,岁月不可能仅有春天,这个道理我上幼稚园的时候就知道的呀,我真是愚蠢。成长的烦恼竟,面对死亡的恐惧,让我把神圣的生日,一年一度的生日与今后漫长的岁月联系在一起,混为一谈!我在童年里尽情享受了父母的疼爱,在他们的呵护培植下脱去了种子坚硬的外壳,抽芽长大,结出了美丽的蓓蕾,而我不能永远是蓓蕾啊。我还有姹紫嫣红火热的夏季,金黄灿灿收获的秋季,晶莹剔透沉淀的冬季,我的一生还没有过完四分之一,我在人生的花季还没有到来的时候,就以为生命的花季不再绽开。想到这些,我突然有了一种向死而生的感觉,俄国着名作家托尔斯泰说过:“要是一个人学会了思想,不管他想要的对象是什么,他总是想着自己的死。”是啊,许多大智慧的人正是站在“临终”的极端上俯瞰生命全境的和世界万物的,想到这些心里豁然了许多。我想到,要从生活最美丽的角度“快乐”寻求人生的意义。我感激上苍给了我生命,拥有历经岁月的资格。我要珍惜每一天,把岁月牢牢地抓在手中,慢慢地走,就像散步一样。累了可以躺在草的上数星星,或者化作一缕清风柔柔地吹着,再或者变作一只黄鹂开心地叫着、唱着,再不然变成孺子牛俯首甘为人类做贡献。岁月啊!请你让我选择真实的生活,不要让天降的车祸、突发的疾病来侵扰我,因为我还要学习、考试、工作,去做有益于人类社会的事情;岁月,请你让我选择自我的生活,不要让功名利禄,世俗习惯来缠绕我,因为那些过眼烟云地东西会让人失去子我;岁月,请你让我选择体验的生活,不为分数名次,不为家长、老师,因为我的生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生命,谁也不能代替我享受欢乐承担痛苦。这就是我的岁月,一个经历过十三个春夏秋冬,我的岁月。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