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非字

望着窗外皎洁的有些虚伪的月亮,不禁叹道我已经16了。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老去,一天一天的回想。伴随我的花朵已经衰败的不成样子,伴随我的书已经泛黄,我知道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,永不休止的旋转。数不清从小到大写过多少文字,写过多少文章,用过多少墨水。但是我知道,从我懂得什么是好什么是坏的时候就已经用最古老的方式来说话。古老并不代表落后,反之新潮并不一定适合。我很自信自信到了有些自大的地步,一味的一意孤行,走着自己的路,我的房间里到处都贴着日本哲人说过的:我是我,他是他,走自己的路。我的这条路真的很逶迤,任何善意的提醒都被这里的风无情的带走,带到最遥远的海然后沉浸与底。我一直觉得只要文章语句华丽,观点明确就称得上一篇范文。我一直觉得只要多看书多写多练就可以成为一名作家。在自己的路上我不断的挥墨洒汗,可到头来只有那一去不复返的稿子,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自己的文章登载哪个报刊、杂志。留给自己的只有时间的煎熬和苦涩的等待。偶然间在电脑上看到一片文章,是韩寒写的《杯中窥人》这是他在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得金奖的文章,我读了下去,可能是出于名气的缘故,也可能是内心深处的一种‘怀才不遇’的嫉妒感,或许是连我自己都不怎么相信的第六感。读完的那一瞬间,我拼命的对这窗户大喊,喊道嗓子隐隐作痛,然后倒在床上呆呆的定定的望着太阳光折射斑斓的玻璃的倒影,然后眼泪簌簌落下,就像是秋末时节的雪花,没有冬季时分的刺骨,但是那种寒冷是在心底最深处最脆弱的地方扩散而出,形成了一种悲伤、抱怨。文章的语句并不华丽,而且大量的运用一些典故,一些古人,为什么现在他大红大紫,而为什么我拼命的写,拼命的看书,拼命的投稿,最后换来的却是‘一去不复返’的‘放鸽子’。难道真的像笛安说的那样:任何人都逃不出宿命。时间在指缝间轻盈的流逝,浓烈的日光已经化成橙色的夕阳,在没有灼灼的烈火,只有浓浓的让人窒息的悲伤。儿子吃饭了。妈妈的一个声音打破了针一般的恬静。我没有应声,一如既往的望着窗外,紧紧的握住拳头,眸子红红的。妈妈笑了笑坐下来,又在为什么事情发愁,你不是经常给我看你最喜欢的《从不抱怨》吗?现在应该把手环转一个圈了,要不然威尔鲍温牧师就不会保佑你了。熟悉的安慰,熟悉笑容,熟悉的关怀。我永远都抵御不了这些,坚强的爬起来,然后转动手环,硬生生的一个笑容,妈妈你先去吃吧,我还要在看一遍《杯中窥人》。对,这样才是我们未来的作家。这一次,我放下了所有的抱怨,所有的不满,所有的情绪,全身心的观看。一分钟两分钟,指针不停的转动,我浑然不觉。须臾间,一股内疚涌上心头,它们不停的荡漾游弋,化成最锐利的剑,向胸口刺去。我错了,第一次从自己的嘴里说出,我错看韩寒了,我更错了对文章的认识。文章并不是华丽的文字,而更多的应该是作者的思想,文字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前进,而思想不会,它并不是跟随着时代的步伐,反之是走在时代的前言。这些最肤浅的道理却被我遗忘,我真的错了。逝去的15年中,我总是跟着作家的步伐前行,促使我的文字里都是另一个人的身影,即便自己写的再好,也永远都逃不出另一个人的桎梏,因为我是在一个圈里,无论怎么走都是绕着这个圆圈前行。文章重要的并不是字数多少,更不是华丽的语句,而是一种思想,带动人民的思想。数百年以后文字都被腐化,还有几人能认识,但是思想永远都不会埋没。书可以让你开阔世界,足不出户便可之大千世界。但是思想是需要自己找寻的,这便是一种风格,自己独特的风格,例如韩寒,尖利的文字,苍老的笔锋,锐利的语句,塑造了今天的韩寒,这是他的特点风格。更多的并不是抱怨,而是学会欣赏汲取,把那些好的东西,独特的思想都吸纳过来,从而来武装自己。任何人的成功都不是天生就有的,他们的努力又有谁知道呢?古人有云:十年寒窗无人问,一举成名天下闻。这十年是一个过程,让自己成长的过程,不断的学习,不断的找寻自己的独特点,然后创造属于自己的东西,这才能天下闻。思想并非一朝一夕,仰或你已经成功但是你不能说自己的思想已经完善了,有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把自己的思想画上一个圆满的句话。我希望我的错误不要再有更多的人犯了,记住,文章并不是文字,而是思想。大连弘文中学初三 王江子一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