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(其二)

我一个人坐在巢湖岸边。与其说这是岸边,倒不如说这是片湿漉漉的沙地。这儿的沙子细软、柔滑,捧在手里仿佛捧着一泻月光。风儿轻轻一吹,沙子便漫天飞舞起来,在空中划过一道皎辉,却又很快地散去,如同一张用银丝编织的渔网。脚踩在沙地上,好像踩在棉絮铺成的小路上,我猜,就算脱掉袜子,光着脚在上面行走,也不会觉得硌的慌。眼前,就是一望无际的巢湖。说“一望无际”可能夸张了些,但由于我所处在巢湖的最边缘,确是看不到湖的另一岸,这才有了“一望无际”的夸大感受。阳光下,湖水如同一块块衔接而成的七彩玻璃瓦,浓金色与淡碧色在湖面上交相辉映,仿佛一泼下溅的绚丽灯光;所站的岸边,随风飘摆的垂柳悄然而立,像是几位对着湖镜梳妆打扮的窈窕淑女,却又像是几位眺望远方的婷婷玉女;远处,三四只水鸟你呼我应,几袭白衣素雅如雪。稍不留意,已有一两只擦湖而凌空,像是捕鱼,更像是寻欢……“巢湖美呀!巢湖美!美就美在巢湖水!湖水翻碧波!岸边杨柳垂!水鸟擦湖空!银鱼螃蟹肥!白帆随波起!渔网水上飞……”不知怎的,不经意间居然吟起这首《巢湖美》,以前觉得它如云雾一般缥缈不可及,可是现在却又觉得它如女子的脸般伸手便可触摸得到……“哗哗哗……”不知不觉,湖水已涌上岸来,将我所坐之地包围,好像将我推进了一处逸凡的港湾。我找了块稍大点的岩石,小心翼翼坐在其上,生怕滑进水里。我脱掉了鞋袜,用脚尖轻轻点在湖面上,洼漪立即漾起,渐行渐远,最终散逸如烟。我咬紧嘴唇,将脚一下子浸入其中,一股……暖气顿时遍布全身,脚也更加白皙舒适……“幸福……幸福……幸福……”我浅浅地低吟。浸脚于水,悠然坐在岸边,嘴角微勾,笑容四溅,去感受属于我的幸福。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