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永存的记忆丰富整个世界

假如记忆可以移植,真的可以移植,我希望能够移植妈妈青年时的记忆,只因为我想亲眼见一见大姨妈。在我还没有出生时,大姨妈就已经去世了。妈妈常对我提起她,说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,最出色的医生,最慈祥的母亲,最懂事的女儿,最知心的姐姐。但是她太疲惫了,累死在手术台上。假如记忆可以移植,我真想见见她。从记忆中看她的音容笑貌,看她娴熟的医术,看那整个县城的人为她送行时的悲壮。我想我会被那颗善良的心所融化。假如记忆可以移植,真的可以移植,我希望能够移植爱因斯坦临终前的记忆。并不是因为我狂妄得想要成为科学巨人,而是因为在他临终前曾对护士说了一段话,但是这位护士却不懂外语,最终使爱因斯坦的遗言成为永远的遗憾。也许这段话恰恰是对相对论最新的阐述,也许是对其他物理原理的重大发现,也许是告诉世人他的重要手稿藏于何处,也许是他的文学作品或小提琴曲……如果能移植他的记忆,便可以使一切迎刃而解,那将是对人类多大的贡献。我想那一刻,全世界的人都会欢腾,因为那也许是这位伟人留给世界的最后一笔巨大的财富。假如记忆可以移植,真的可以移植,我希望能够移植所有名作家的记忆。在记忆中我可以看到他们创作时的喜怒哀乐、苦辣酸甜;我可以看到他们创作时历经的艰难坎坷、悲欢离合,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创作时的灵感来源、生活原型……假如记忆可以移植,真的可以移植,我希望看到牛玉琴种树的那片沙漠;我希望看到孔繁森工作的那方高原;我希望看到冼星海作曲的那片黄土,我希望看到杨元庆奋斗的那台电脑……假如记忆可以移植,那也终究是别人记忆,映射出的是别人奋斗的足迹和感情的经历。一个人不能只活在记忆中,更不应该只活在他人的记忆中。一个人应该有自己脚踏实地的努力,应该向生活奉献出自己每一滴汗,每一滴血,每一份热情,凭借自己的智慧和勇气,坚韧和毅力,点燃生命的奇迹,丰富自己的记忆,也使自己的记忆丰富整个世界的记忆!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