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乡

“我不曾想拥有一个辽远的天地任我遨游,这故乡一隅,比那天地大;我不奢望拥有万世千秋的日子让我长生,这故乡半日,比那三秋长。”——题记我承认,很少有过写故乡的冲动。现在想来,大概是未曾真正了解千里游子的奢求,毕竟我还只是十六岁的少年,不懂得拼了命的去珍惜一些在平常不过的东西的,比如父母,比如生活,也比如现在我说的故乡。一直以来,故乡都离我很近,近到我可以随时回头凝望,可以轻易看见故乡一点一滴的脚印和永远依偎于长江之中的温暖。我从未远离故乡的那些年来,故乡的月光最不陌生,故乡的虫鸣还未听腻,故乡的乡愁从来不用我去担心。那些我没有真正懂得故乡的重要的缘由,大约是因为他每时每刻都在让我的心感动而已,过多普遍的东西让故乡不太显眼,受人冷落。只是故乡一直都是我心中一块放不下的暖玉,我有足够的理由在自己余下的短暂的生命里,向故乡道上一声谢谢。今夜柳月如水,一枕清霜。我心头的故乡呵,她不是传承千年来的古镇,也不是流芳百世去的遗憾。她没有哪怕一栋像样的瓦楼,也不存一口还能奉献的古井。可是我心头的故乡呵,它就是一本书,一座山,一泉湖,而我尚在这书中,在这清新的字里行间里。故乡以其极其细腻的手法在我的肩头划出一片花海,却比不得那山的清湖,他们更为优雅。我想我故乡的那些父老们,他们一辈子都享用着这片祖先留下的无尽的福泽。那村后的一座山,门前的一条溪,那山上的竹林,溪中的游鱼,莫不是这山清水秀的故乡灵气。还有什么能比一辈子都能做一个故乡人更令人奢望的呢?若是一个归家的游子,踏上那松软的泥土,好似躲入故乡的怀抱,温文尔雅。耳边那熟悉的狗吠鸟鸣,也能让心再坚的汉子泪落三尺。那些憋了太久的苦闷,故乡终能为我们分忧。如果有一天我们舍不得走了,请不要责怪我们,因为这里还有关于故乡的那些理由。是因为时日不长,年少太小,还是因为我们都还是故乡眼中的孩子,舍不得远离,这翅膀还未丰羽,就飞不走。停留太久,故乡终成了我们的心头的那份温暖,因为这里有亲人,有朋友,有长辈和那些都还善良的陌生人。在这里,我们永远都会快乐;在这里,世事还不会太让人接受不了;在这里,梦想都还年轻,秘密还未变老。在这里,如果还在故乡里,故乡有足够的力量为我们遮下世俗的所有无奈,我们有足够的理由不愿飞走,也有足够的理由为故乡留下赞歌。今夜,我不想说年迈的父母,也不说后山的秘密,今夜的故乡就在我眼前,而我就在故乡里。这么一个宁静的村子,打动不了一代青年的心,那些离开得坚决或不坚决的人,终究是离开了。或许只有当他们历经苦痛,明白世事之难时,才会想一想故乡吗?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,当他们渐渐长大,不惑而立。等待他们的或许将是漫长的迷茫,持久地,持久地看不透这生命,看不懂这生活。心中那故乡的影子都被这无边的斑斓掩埋,那么,存留心间的还剩些什么。也许他们都还能抱怨,这社会的不公,黑暗与阴险;也许他们还要叹息自己的痛苦与无奈。对于他们而言,每一个人都有千万的理由放弃生命,但只要一个理由就可以让他们倍感珍惜,这就是因为我们永远都是故乡的孩子,故乡能为我们分担我们所不能承受的一切。不论何时何地,哪怕我们一辈子都不回家了,或许是真的把故乡忘了,那也不叫忘吧,因为若是我们哪天都驰向暮年,这缠绵的乡愁就会爬上每一个人的鬓发与眼眸深处,那些失散多年的东西将以潮水汹涌的姿态涌上我们心头,苦涩如浓茶,酸软如醋竹。而这些所有珍惜的都不叫忘,我们还能回家,我们离家不远。这新年对于那些身在他乡的老人而言,最美的不是钟声,而是故乡的轻唤。若不在家,一切都会变得不自然,一切都会缺少了生气,心灵上的孤独并不是热闹的年夜可以驱散的,这却是人一生中最无奈的悲哀。于是,那些老人们用其一生的坚持,梦想与祈祷凝成了生命的最后一个愿望——走进心中这挥之不去的故乡。归家的路上,艰难困苦;归家的路上,潦倒孤独;归家的路上,充满太多太多的未知。可是老人就这样义无反顾的踏上了归家的路,走得坚决,走得毫不含糊。这心中的信念如一盏明灯,那种温暖的触感将是老人一辈子忘不了的幸福,和一辈子忘不了的痛。此刻的老人,不再是那回不去的旅人,他仿佛回到了梦中时常深刻的地方,作为一个最天真的老小孩,叹叹气,伸伸腰,再看这故乡一眼。人的一生大概就是这样过来了,少年的轻狂,中年的疑惑和晚年的醍醐,这还不算太晚,死生就一个字的差别。可是我那些亲爱的朋友们,希望你们都还有时间,回家看看那本,自己年少时写满欢乐的书。也希望你们都能缓缓躺下那么一阵子,躺在故乡头,然后轻轻呢喃:“此生,总算不虚此行。”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