及笄

暮色如张盖,天边残阳如织。天空下起雨,正如江南杨柳岸边红巾翠袖女子的歌声婉转,却又有无限哀思在里头。淅淅沥沥的雨下着,一滴一滴深深浅浅跌落在15岁的季节里,轻雨牛毛却重扣心扉,泛起阵阵苦涩盈满了眼眶打湿了忧伤。15年稚子笑言今朝他岁去年,童稚孩时一朝被风吹散,随波漂离,仅留岸边一簇花落水东流之绪。冷风乍起,混沌星辉化作天空的泪。听雨亭中,静坐品茗,望断山涧,化瀑水击崖之澎湃而成幽幽茗茶之余芬。初品,丝丝苦涩绕转舌尖。“花落水流红,闲愁万重。”看那花落云散,却无愁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之洒脱。弱水三千的潇洒带走儿时的漂流瓶,典藏天真于一叶扁舟,带走一沧闲愁。再品,几许清苦夹杂些许芬芳。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”倾听花开之声,聆听花败有音。人生果然是匆匆,像歌里唱的那样:成长是一扇树叶的门,童年有群亲爱的人,春天是一段路程,沧海桑田的拥有。末品,清甜芬芳沁人肺腑。翻开相册,打开记忆的闸门。纸飞机承载着欢声笑语在孩提时代自由地翻飞,翻飞到阳光下的梧桐树后面,明媚地洒下一粒粒梦的碎片,即使相机定格了瞬间也根本无法留住过去,即使按停了时钟时间也依旧逃去如飞,即使保留了日历也依旧不是昨天!而我—仍在继续长大。Ade!我的纸飞机!Ade!我的梧桐树!Ade!我的15年!再见,孩提时代。你好,及笄之年。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