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柳帘·如画江南

杨柳堆烟,翠幕低垂。信步西湖河畔,悠然自在。晨,雨过天晴。昨夜的残红也在微微湿润的空气里酝酿。远处的山水被浓雾渲染开来,晕开一片,空灵飘渺,仿若雾中寻花,叫人看不真切。略施朝露的一草一木也在雨露的冲刷下,显得越发迷蒙,像极了一副水墨画。杨柳剪剪风袅袅,嫩荷无数青钿小、清凉的风拂来,是微微庸倦的美意。轻柔飘荡,随风潋滟的西湖扬起一圈圈瑰丽的涟漪,碧水环绕着的断桥,在一片清幽中显得格外雅寂。断桥残青,残影流虹,江南晨风悠悠。雨恨云愁,云影依然,西湖苏堤长长。江南不仅风景美,同时也孕育了无数的才子、佳人,演绎一场场缠绵,悱恻的爱情故事。凄婉,凄美的一幕幕催人泪下,纠心的疼。江南的人也一如江南的风物,温柔细腻,柔肠百转。河畔边,一女子身着素衣长裙,敦坐湖边亭中,怀抱琵琶,款款弹唱。悠扬的乐曲如行云流水一般明澈、欢快,隐约流动出一种莫名的伤感。倏尔,琵琶别调声声转为凄婉,仿佛倾诉心中的无限惆怅,句句催泪。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窃窃如私语。仿佛重温琵琶女的惆怅悲叹。她,可是阅尽红尘,为是逝水般的流年而叹息;可是如李清照这样的婉约。泪眼问花花不语。乱红飞过秋千去。可是有过这样的无奈么?直到曲终,琵琶语音却未尽。碧水一涟一涟的波动,如弦一般轻荡。于是,嫩荷便被“水弦”震的摇曳,荷叶上下翻动间透出一种灵动的美。青荷的露珠也被倾入了湖中,一颗一粒,似落入瑶池中的眼泪。琵琶声止。一片烟雾氤氲过来,遮挡住了我的视线。透过那雪色的“轻纱”,细细碎碎,素衣女子的身影绰约可见。呵!竟是这般朦胧的感觉,亦如江南,总是给我一种迷蒙的视觉。“啪嗒……”天,不知何时下起了雨。江南这孩子,是谁又惹她哭泣了?多愁善感如她,总是那样的美丽。江南的雨,竟细成池塘中浅笑的涟漪。或许是平日里养成了矜持典雅,她连哭都不敢放纵呢!万籁俱静,唯有水落的声音。“嘟……”一声长鸣,划破了雨帘的静寂。不远处的路边,停着一辆黑色的小汽车,似在等待着什么。转眼之间,来这里已经有半月之余了,是时候回到自己的家乡去了。带着满怀的萧索与不舍,我行走在回归的小路上,回头望,最后一眼:欲倩烟丝遮别路,垂柳那是相思树。江南,何必曲径通幽,你就是一副丹青,何必月下吟诗,你就是一首《蝶恋花》。江南,是否我们无缘再见,岁月留给我们的可会是无尽的相思么?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