树的味道

病房里,输液瓶被护士又换了一瓶。液水缓缓的流进女人的身体里。男人用诺大的手拉着女儿软软的、胖乎乎的小手站在女人的床前。女人是这个村的村长,一生都在为这个村奉献着。但他自己却得了脑瘤,只能在病床上静静的等着死神的到来。两天前,女人突然昏迷,到现在这对妇女和村民已经在这里守了两个夜晚了。病房里只有人们期待的呼吸声和刺鼻的消毒水味。清晨,太阳悄悄的从云中露出了俏皮的脑袋。一缕缕美好晨曦之光照在女人的脸上。女人的脸蜡黄,没有生机。像一张放久了的纸一样只剩下憔悴。在这美好的晨曦之光中,女人缓缓的睁开眼。人们都走向前。她把女儿拉到身边告诉她:“萱萱,妈妈要去另一个地方,那里是天堂,是一个很美的地方。萱萱如果想妈妈了就种下一棵树告诉他你想对妈妈说的话,树会替你送信给妈妈的。”女儿握着妈妈风干的手重重的点了头。病房里所有的人都留下了无声的眼泪。每一次他想起母亲时父亲都会和她种下一棵树。她在树下十指相扣对它说着自己相对母亲说的话。他曾问过父亲为什么母亲不给他回信呢?父亲对她说:“树的每一片叶子都是母亲的回信。”长大后,她知道了树根本无法传信给母亲。但她还是会在想母亲时种下一棵树。这些小树和他一起慢慢成长。陪她度个了那些没有母爱的日子待这些树长成树林她给它们起名为“忆林”。是回忆母亲也是回忆过去。她曾在日记中写过这样一句话:树是有味道的。树的味道像母亲的手,是满满的温暖;树的味道像母亲的叮咛,是满满的幸福;树的味道像母亲为自己做的一顿饭,是浓浓的爱意;树的味道像母亲的眼神,是永远的鼓励。上中学后在地理课上老师讲到了她生活的这个地方。沟壑纵横的地面,满眼的黄土倒不如说更像黄沙。严重的水土流失让她的家乡显得那么虚弱。整片黄土之上只有那几片绿色装点才使它有点活力。当然植树种草是保护她的家乡的最好办法。听完这些她的眼里充满了泪水,她跑出教室来到这片树林。她站在这片树林前,望不到尽头。午后的阳光照在每一片叶子上,风吹过,掀起了一片绿浪,满眼的绿色像流动着的星光,空气中弥漫着叶子的清香。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