它静静地躺着……

上午放学,母亲又给我送饭来了。我坐在食堂门旁的座位上,静静地吃着饭菜。“叮铛叮……“大理石地上飞出两只汤匙,一只落魄似的躲到了墙角,另一只则躲躺在离我两米来左右、门口处的地上。一位男生踉跄了一下,又神气地走出了大门。“这个人怎么这么坏!“母亲看在眼里,厌在心里。“是他扔下的?”我急于想了解真相。“不确定,可能是他踢到了地上的汤匙。但他竟然不去拾!”“啼笑皆非,没办法……”我叹道。但总不能这样了事吧?我离它这么近,应该由我去拾。可又忽地,我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,跟坐在对面的母亲说:“我们来看看有谁会来拾吧?”谁知她和我想的一样,兴奋地赞同了。于是,我漫不经心地吃饭,一边还要时不时地注意地上的“测试物”。母亲也一样,和我悄悄地留心着。可情况并不乐观,同学们要不从它身边走过,要不从它旁边绕过,或者从它上面跨过,不,应该说“越”过——如果注意到了它,竟置之不理;要知道,汤匙和地可不是自成一家的呀!可他或她,终究是越过了自已的心理防线,让它永远躺在自己身后;也许还期盼别人的“低伸贵手”。母亲抱怨道:“嗯……你们这一代学生真是不懂事……”“换成我,也可能不会去拾!”我含着失望的语气说。“咔铛……”汤匙被一位国同学踩了一下,仍旧躺在了地上——尽管我知道他是无意中碰到了“障碍物”。我苦笑了一下,不知道是为自己目睹这一“有趣”的现象得意,还是为那位同学惋惜……一双双无情的脚,在门口徘徊,在抉择中失败;一颗颗少年的心,已无法焕发光彩;也许是“使者”的错,不该嬉弄了天真的情怀;但事实告诉我们,它,仍静静地,静静地,躺着,躺着,躺着。食堂里人去楼空,只有我们俩和几位慢性子还在细嚼慢咽。我草草地吃好午餐,起身拯救了那两位被踢伤的先生。母亲向我竖起大拇指,但我的笑容已不能代表我的真正意愿——因为,它静静地躺着……(责任编辑:齐老师)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