奶奶家的葡萄架

奶奶的家以前是在县城四关中最贫穷的北关的一条小胡同里的,是个典型的三合院。说是贫穷,可住在那里时却没什么感觉,因为那里,还有着我许多的童年回忆。院子里分为东屋,大厅,西屋,厨房以及附加的一个卧室。家具也十分的老旧,连电视都是一台老式大脑袋电视。就犹如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房子一样。但唯一有趣的,还是院中的葡萄架与前面的一片小竹林。那里,承载了我许许多多的童年乐趣。白天,砍下一棵小短竹,拿在手中乒乒乓乓地敲,幻想着一个个敌人出现,用我手中棍打败他们,还踩着椅子“呼呼哈嘿”地去把葡萄架上的未成熟的小青葡萄打下来。也会搬来两个椅子一垫,一样爬上二米多高的葡萄架走上面的小窄道。反正架子是用坚固的花岗石砌的,也不担心会掉下来,甚至还躺在上面的石头上晒晒太阳睡会儿觉。想下来时,叫一声,再纵身一跃,便投入到爷爷坚实的臂膀中去了。而在葡萄成熟时更是闹腾,在上面爬来爬去,专挑大葡萄,一撕皮,飞快放进嘴里,囫囵几下便吞下去,再轻轻一吐,白色的籽便跳了下去。奶奶也总是地给我一个小盆,让我将葡萄摘下来一些放到冰箱里。所以每当我一跳下来时,冰箱里的葡萄也差不多了,便可以立即吃到冰爽葡萄。而到了傍晚,葡萄架帮我们抵住阳光的同时,竹林里也传来阵阵清风,奶奶抱着我,手里做着针线活,爷爷则坐在摇椅上拿壶清茶边摇边喝,而我呢,却早已辞去一身疲惫,就着沙沙的风声沉睡了。夜里,奶奶架起一张钢丝床,铺上两床被子,将我放在上面,自己则坐在边上轻轻为我俩扇着蒲扇,躺在葡萄架前的我偶尔也会用两个闪闪的眼睛再去看看葡萄架,边和着淡淡的葡萄香甜甜地闭上两眼睡去了。如今的那里已经被别人买去了,可能那竹林和那有我永远回忆的葡萄架也早已被砍掉了吧。曾几何时,在梦中望着那内心深处的葡萄架也会傻傻地笑出来吧。唉,那有我无尽童年回忆的葡萄架,就用此文表达我对你最由衷的思念吧!指导教师:齐玲玲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