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这代人

我作为“90后”有着新时期所赋予我特有的开放与不羁。作为“90后”我讨厌之乎者也般的教条,但有着李白一般“仰天大笑出门,去我辈岂是蓬蒿人。”的雄心壮志,虽说我们不如杜甫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那样忧国忧民,但是作为炎黄子孙我们读诸子百家,学庄周的洒脱,学孔丘的孝仁;我们背唐诗宋词,寓情于诗地抒发一两句感慨。我们也看鲁迅,知道要强壮中国人,必先要强壮我们的魂。若有人抵毁传统或偷窃文化宝藏,我们是愤怒的,当看见我们的渔船在钓鱼岛被日本人欺凌时,我们会毫不犹豫的冲到保钓第一线,因为我们仍在乎属于我们的那一方故土,那960万平方公里的神州大地。我们因乏味而追求刺激,崇尚冒险。我羡慕曹操“对酒当歌人生几何”的豪情,羡慕杜甫“会当临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壮志。而我也只能做到羡慕而已了,我们是出生在温室的花朵,襁褓在这钢筋水泥的城堡之中,从小也被命令不得独自外出,我们甚至没见过稻谷,没见过天上水的黄河,所以我们只能想方设法还在仅有的寸土上玩冒险。尽管我们是无聊的,我们内心一直有把声音呼唤着自然的回归,像陶渊明那样“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。”以为我们心中有着自己的桃花源。我们是充满着爱的,抗震救灾,我们尽可能地伸出自己的援手;我们仍是充满活力与爱国的,奥运会志愿者哪里少得了我们的生影?我们也同时是疲惫的,虽然没有战火的危险,体味不到贫穷的艰苦,但我们却在和甚至是自己的友人进行无形的战争,经历着“十年苦读无人问,一举成名天下知”的悲哀。我们这代人是不同于以往的“90后”,是21世纪的开拓者,是炎黄子孙未来的顶梁柱,是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的一代人。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