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,你是否应该照下镜子

下面是我从新闻网上摘录的两段新闻。新华网5月9日报道:1970年12月7日,大雪过后东欧最寒冷的一天。刚刚对捷克、波兰进行国事访问后,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理维利·勃兰特冒着凛冽的寒风来到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下。他向纪念碑献上花圈后,肃穆垂首,突然双腿下跪,并发出祈祷:“上帝饶恕我们吧,愿苦难的灵魂得到安宁。”勃兰特以此举向二战中无辜被纳粹党杀害的犹太人表示沉痛哀悼,并虔诚地为纳粹时代的德国认罪、赎罪。2012年2月20日,日本名古屋市市长长河村隆之矢口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言论,引起了中国各界强烈反应。一些专家以大量史实,再次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“铁证如山”的残暴罪行。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藤村修也公开表示,旧日本军在南京“对非战斗人员的杀害、掠夺”等行为是无法否定的。村山谈话发表以来,政府(对于“南京大屠杀”等)的立场没有改变。在上星期的历史课上,我们学到了震惊中外的“南京大屠杀”。在课本里,我们看到了一幅又一幅触目惊心的图片:被砍下头的妇女、被剥光腿上肉的战士、被残杀的无辜百姓和儿童……老师还给我们播放了南京大屠杀的视频,让我们看看战士们当时如何被日本军残暴的杀害,中国政府是怎样的焦急与无奈。同学们在看的时候,教室里一点儿声音都没有,大家的嗓子眼仿佛被什么东西噎住了,我也不例外。我也在湖南省博物馆举办的一次油画展中,看到了当代一位画家描绘的南京大屠杀的场景。在画中,大部分中国人民不是被残忍地砍下头颅来,就是被日本军一刀直插入后背,那一张张痛苦又无辜的脸,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大错,就已经没有了知觉;而日本的军人呢?动作我记不大清了,貌似是手举大刀,但神态我清清楚楚的记得:那是一张怎样残暴而又狰狞的嘴脸!眼睛眯成一条缝,那一撮日本人特有的胡须,在嘴巴的上方形成浓密的一块,特显无情,嘴角没有限度的往上翘,都快到耳朵了。整幅画只有两个日本军,却有着成千上万堆积成山的中国人在后面,我不知画是否是参考了一张日本人自己照的“功勋照”。然而,日本在南京制造了如此恶劣的事件后,现在却矢口否认曾经有过的实情,并且在日本的历史教科书上随意篡改历史,把南京大屠杀用“南京事件”轻描淡写的代过,还摆上了日本将军与中国小孩“亲密”的合影,日本平民背着一位中国老奶奶“吃力”地过着马路,一张张虚假的图片将日本学生的眼睛蒙上,为的是不让自己的后代知道自己以前有多血腥,让他们以为日本和中国是非常友好的两个国家。倒转镜头,我们再来看看德国与俄罗斯。虽然当时希特勒偏执的认为,犹太人不该受尊重,还建立了纳粹集中营。在图片上我看到了当时纳粹集中营的样貌:一张张矮小的木质三人床拥挤地分布在房屋内的两侧,床上零乱地摆放着由麻布织成的枕头和被褥,而这些都已经破烂不堪,并且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露出的干草。在门口的柜台中还有一件当时囚犯的号衣供人们参观。在牢房旁边,保留着3根一人多高的木桩,木桩顶端的铁钩提醒着我这曾经是纳粹对囚犯施加酷刑的地方。许多囚犯就是吊在这木桩的铁钩上被活活打死的。虽然日本对中国、德国对俄罗斯有过难以抹去的伤疤,但是他们两个认错的态度却截然相反。回看先前摆上的两段新闻,德国总统维利·勃兰居然在犹太人死难者碑前跪下,向上万个死难者道歉,他的诚意还是受到了历史的许可。而日本的反应就明显和德国相反,他们所做出的是在历史书上随意篡改历史,乱编材料,并且还不准本国人士宣传“给南京道歉”,这简直就是在和德国在照镜子,日本也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,相反,现在还不顾脸面与我们争抢钓鱼岛,还与美国自导自演了一场购岛事件。所以:日本,你是否应该照下镜子,看看你丑陋的面貌,再看看德国认真面对历史的那张诚意的脸!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