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夏光年

我渴望的辽阔,即使是居无定所,也会自然而然的存在,存在于某个不能动弹的顷刻间十五岁那年的夏天,几乎都被我挥霍在了旅途的路上,和哥哥穿越用沥青渲染成的高速公路上,跨越灰绿色的长江之水,不断延伸。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在外面即使被晒死也比闷死在家里强,十五岁的旅行,沿着沪宁高速直至南京;倚着长江水看到了横沙岛外的另一片海,海边的沙砾一次又一次地被海水所淹没,那些原本在记忆里微小的部分,却因为面对无垠的大海,而显得越来越清晰。在南京的时候,燥热的天气绝对有让人窒息到死亡的可能,我成天往宜家跑,接受免费的空调洗礼,饿了便跑到附近的KFC吃上一顿,过着的是一种微乎其微的生活,寻匿不到任何一丝生活被该有的气息。当别人问起我的梦想是什么时,我内心深处的某个细节触动了一下,因为那时的我还未曾认为梦想是有多么重要的,我的回答是:不知道。曾经看到过这样的句子:“年少的时候,梦到过深蓝色的海,夜航船孤独的航行,灯塔的光线照亮被泅渡的海面。“那个时候,觉得深夜的大海,是最辽阔的,最美的。十六岁的旅途中,我看到过这样的大海,看到了被灯塔的光线所照亮的海面,波光粼粼的好眠,承载着几十艘航船,感觉在万籁俱寂的夜里,唯独海浪的声音宽广辽阔,月光,灯塔交相呼应海面像踱了一层荧光,却难以把命运之路映的通透,明亮,所以那并不是我现在要寻找的大海。现在,我走在十八岁的路途撒谎那个——希望有一天能用自己的光芒,照亮自己。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