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笑与泪水

欢乐后埋藏的是痛苦与沉默。——题记为世界,我留着笑同学们都说我像个扒去忧伤的孩子,不管遇到什么事情,总能报之一笑。我的确是个快乐的孩子,但我并非不知道伤心的味道。我笑,其实并不因为世界美好,只是我希望世界美好。我藏起所有的伤与泪,只希望世界上有更多的微笑。为上帝,我流着泪我不明白上帝为什么喜欢看到我流泪的脸。他刻意在我的生命里安排了一出分裂戏。姐姐丢下一句:“我不管你了,我也没有资格管你(这句话不仅仅是无赖,也隐藏了她要将她该我的爱划上句号)。”挂断了电话。我如五雷轰顶。我给她打电话1遍、2遍、10遍、20遍都没有人接。我不知道所措。泪水如油从管道里泄出来扩展到海面上一样,泛滥成灾,我无法抑制它的流淌,只能任它划过我的脸颊,一直流到心里。登大眼,望着天花板,希望把所有的伤痛都藏到里面一样。良久,我才慢慢地低下头。生怕那如磁铁的泪水会见铁就沾。假装忘记了一切。同样和同学们打招呼,嘻嘻哈哈。回到寝室,和同学们谈天说地,姐姐说的话支字未提。忘不掉的始终忘不掉。借口说累了,我早早地上了床。床如一个孕育泪水的摇篮。我一躺下思绪如雨下,把那束缚得太久的泪水全部倾出,汇成小河,在我没有河道的脸上狂乱奔流,流到枕上,溶进海绵里。我害怕泪水打湿枕头,顺手摸了一卷纸,扯了一节又一节,丢了一团又一团,可倔强的泪水还是打湿了枕头。为笑脸,我沿着睡因为睡得早,所有也起得早。走到镜子前一看,两只眼睛肿得像熟透的李子,记录了昨夜的伤与泪。我不想让同学们知道在前一个普通的夜里发过什么。我偷偷地回到被窝里。直到我忠实的仆人——镜子——告诉我一却都恢复正常,我才起了床。我笑着走出寝室,走到教室。笑,是我永远不变的标志。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